雜誌總目錄 > 2007年 春季號 總第2期

十一月,一些事物在變遠(外三首) -- 馬世廣

馬世廣  十一月,一些事物在變遠(外三首)

 
天空空空,似乎潛伏著巨獸
冷冷的氣流瀉了下來
在一些行人的心裏縮成一團
 
我準備擠一趟最早的公車
迎接一天的喧囂
更多的人和我一樣
眼神惺忪卻又敏感
堅信我們都未曾失眠
只是在昨夜燈火熄滅的時候
想象了一下生活原有姿態
 
一定是有人把內心打碎了
擠在人群裏 趕著時間背後的自己
我保持固定的笑容沖她瞥了一眼
下一站是我的終點
她或許感覺到我即將下車的心跳
 
那是肉體的聲音
和生活的聲音有一樣的頻率
當我在人群中離去
帶著誰都說不請的感覺
就像空氣在空氣中行走
弄得這個世界開始懷疑自己了
 
 
 
白皮書
 
不速之客掀動黃昏的額頭
祥雲漫過  把寧靜賜予所有的人
 
一陣風吹來  吻過我乾渴的嘴唇
我不想要愛  只想要一個孩子的純真
爲一個世界祈福
爲地上所有的生靈求一場金黃的夢
 
我們多年前就向長天仰望
想看看老天背後的天堂
誰知額頭的紋卻多了一瓣
天國的幸福和花朵仍沒眷顧
 
我們的生命一直向地下生長
穿著綠色的衣裳變得天真抑或遲鈍
 
沒有人看到許多年前的我 那是
一粒優秀的種子 在一片乾旱的墒裏
脫穎而出 用指頭接住了生活的細節
 
歲月沒有給我們說什麽?!
只是在眼前點了點頭 走了
當我們想拽住它的時候
皴裂的手像風中的榆樹
只是瑟瑟地抖……
 
 
致來世
 
我是自己曠世的情人
擁抱靈魂的墓碑
獵獵旗幟
翻卷在生命的據點之上
 
我和自己相擁而泣
天空是多麽的隨意
任鳥兒啾鳴……
親愛的孩子是遠去的鳥兒
在斑駁的歲月向大地致敬
 
風將一些子民吹散
那個離開自己軀體的人
夢見了大地的骨骼
在太陽的金黃中尋找佛的印迹
 
死亡在上 一個卑微的生命
被時間雕琢連同一具馬骨
葬在幸福和憂傷的中間
沒有聞到死亡之味的人
留下了遺言:
把頭顱葬在江南
把肢體埋在西域
西風卷過 我的來世注定
擁有青草的表情……
 
 
背 後
 
原來如此。好多東西的背後
泄露了自己的去向
 
我開始敏感從背後吹來的風
從背後投來的目光 沙沙的
像夜挪移黑暗的軀體
要躲進白晝的命裏
 
我想信唯一的背後
有著所有事物的真像
就連風的性格
都了如指掌
那裏就是老天的背後
——天堂
 
2006年11月16日牧馬寫於蘭州


(本網站所有内容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瀏覽次數:1857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2064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