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總目錄 > 2007年 春季號 總第2期

我拒絕承認我是農民 -- 李智強

我拒絕承認我是農民


      我不是農民
我的戶口是從天跌落農民圈
我的祖籍可能是北京周口
又或許雲南元謀
我不敢揭開骨肉分析
但肯定原是貴族

可如今
苦澀的汗水入不敷出
連那最低賤的鋤頭我都要哈腰點頭
我已經敗落
裂開傷口的嘴唇使得我無從爭辯
能做的只是吐露舌頭避免高燒及其後的白日夢

青筋突起
還是那高貴的黛
卻少了我的夫人讓我描眉
尊貴的手做低賤的活

消磨殆盡的鋤頭的兩鬢角
幹燥的手掌摩擦生熱
手感遠比撫摩我那貴夫人的胴體差勁
還在搓
不可一世的心再三命令手停止愚蠢的行為
嘴巴卻以饒舌的口水聲援手

正當它們爭執不下
鋤頭磕碰到土裏的一片瓷塊
原狀已不可重現
花紋我卻很熟悉
似乎是傳說中漢或唐的藏寶圖
我撇開了討厭的鋤頭
蹲地瞑想

那麼
我堅信
在這充斥著屍腐味的土地下面
肯定有那能讓我重新尊貴的古董或器皿
我很是這樣認為

從而
鋤頭被手重新把握
很用力一下
磕到了另一塊瓷器
火花四迸
我貪婪的口水沿著鋤頭的把湍急……

過了半個上午
一無所獲
我開始怨恨這鋤頭了
太落後,不能掘地三尺
遂拋棄一旁
一株隨風跳國標舞的草應勢倒下

我開始想那曾服務於我的牛馬
如果它們不被祭奠在神案架上
我要讓它們拉動重鑄的、埋首土地的犁鏵
劃開這古老而沈重的土地
破獲,不,是拿回那屬於我們貴族(非我的老朽)的殉葬品
讓那些無恥的奢侈
順從我不可告人的物欲橫流

後人一定會稱贊我的“卷土重來”
……

可惡的太陽蒸得我滿臉汗水
眼睛被嗆,眨了眨便模糊不清了
迷糊,遊離之間天地都是金燦燦的
“是黃金滿地吧!哈—哈—哈,
我又富可敵國,購疆買土了,
我又可以自我加冕,三宮六院了,
我又可以著龍袍、坐龍椅、坐南朝北、聽我的臣民忠心可嘉地山呼——
吾王萬歲萬歲萬萬歲”我很陶醉地想著

三千佳麗繞身旁
一刻春宵值千金
在禦酒萬盅、滿漢全席之後
我星眼沈醉
擁抱橫稱玉體
在罪惡的溫床上蠕動
捧起她香馨飄逸的秀發
貼近我早已垂涎三尺的嘴臉

正要親吻
時空瞬間蛻變
自小患有過敏性鼻炎的鼻子被什麼臭味刺激
才發現自己團坐在雜有斷瓦碎片、又和著畜生的糞的泥土上
稠口水拉得很長

山風吹來
臭味更劇烈
我徹底覺悟——我在做夢,大白天的
只是痙攣著的手還捏著兩把黑泥土
頑固不化的鋤頭仍在一旁伺候

西天泛紅
四周都是黑泥土
遠遠的看見一個佝僂得和他的老牛一般高的老人
扶持著他老把勢的犁鏵驅趕他的老牛耕耘他的土地
我看了很久、很久


(本網站所有内容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瀏覽次數:2057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2598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