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總目錄 > 2007年 夏季號 總第3期

詩四首 -- 李國平

李國平 詩四首


燈塔紀念館

當一座座燈塔成爲
海洋的集結和表述
長滿海珊瑚的光線便投射在
竹嶼新區的陸地,哪怕洋面濁浪滔天
哪怕花朶也吹滅最後的燈火
這里的世界還是這樣寧靜而明亮
我喜歡黃昏如約而至,那一爿爿
燈盞的桔瓣
更象桅杆上雕琢的風景
讓人們在仰望的同時品嚐
一種純粹的海腥
一萬年的漁火,爲航道而歌唱 
那怕只是1:5的比例,也可以眺望到
大地最邊緣孤獨流動的潮流
其實燈塔也需要記憶,當我們用圖片
彙集零散的詩篇,波浪的手
隨光線追尋懷念
在黑夜中吐出積聚風暴的激情
讓迷航的人一年四季
都看得見自已心中的那座神台
與大海相互依偎
等待黎明的到來
那些落入骨骼的燈光
伴隨着每一段不平凡的航程
使我無法用一生的沉寂去拷問
它內心究竟有多少獨白


遺忘在春天的一封書信

如果筆尖停靠在夜晩
信牋上也長出春天的鬍鬚
夜晩的星星就是歲月簽收的花蕾
當春風翻過窗外越來越薄
我們總喜歡圍繞一個主題居住
賞菊賦詩,把一封書信的歸來
當作心靈撫養的舵盤
無數次用身體的每個細胞去承載
即將來臨的孤寂
在你不曾注意的時刻
貼近透明玻璃悄悄削去言辭的鋒利

我們就隔着這樣一層面具
隔着落葉、春風和繚繞的煙火
空曠的夜晩,我看見的木槿花
被氣流抛上了半空,這塵世的生活
像突然降臨的一場雨,沒得選擇
很多人都説春天近在咫尺,燈光 
聚焦的舞臺,爲何結局里的我
總是在冬天出人意料地醉去
我把這封春天遺忘的書信
放在詩歌照耀的枕邊,溫暖我入眠
夢境中,一個街道的郵筒帶着
閃爍的紅嘴唇
連這枚記憶的郵票都聽見心臟的跳動


一個閲讀的夜晩

舊戲已經落幕,你還等待什么
情節變遷不會再次推向高潮
在這個缺少英雄的年代
鐵馬金戈,豪唱秋風
不悔的誓言是遲鈍的鋼刀,步步緊逼
只殘留下一座江山的雕塑
沒有什么可安慰自已 
被往事驅趕的貂蟬,早已睡進
沉寂的書頁,想不起
雨夜走散的戰爭
究竟會在那個山坡失眠

除了靑春能讓久違的沙漏
慢慢倒回,一個個漢字
就在這樣的夜晩被成群結隊射殺
這些胚芽健壯的種籽
居住在體內聆聽河流上漲
它們碩大的花瓣和香氣的味道
正是我失去和迷戀的那部份事物
隔着千年,庭院的靑藤爬滿
智慧的設想,而我們一觸即逝的崇拜
正在等待另一個黑夜降臨


與孤客盧棱兄弟漫步

讓我追着你的腳印走
許多人放下手中的孤獨
在漫步遐想不遠也不近的地方
盧棱兄弟,誰能陷在 
比夜更深的大地邊緣 
只有預卜的花蕾敲響道德出口
就像在某一座荒島隱居終身
塵世的影子已無法縈迴 
就讓我也放逐于此
如何以平靜的表述抵達
結局里唯一有過懺悔的英雄
你的目光從我的臉上移向 
沉重的雄辯使抒情的幼苗
逐漸開花又逐漸枯萎
巴黎世紀之鍾的餘波
漫過每一片安靜的葉子 
就在嘈雜的十字街頭 
面對陽光發誓
一生的善惡都會在歷史的神台 
切割出信仰的果核
天堂之路又是怎樣在你的枕邊燦然打開 
我們隔海相約了二百年
而孤客的語言,在遺忘的人格廢墟上
已成爲浸透鮮血的一張請柬

(本網站所有内容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瀏覽次數:1262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4864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