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總目錄 > 2007年 夏季號 總第3期

我的城市 -- 野川

野川   我的城市
 
還是沒有多少變化
新擴建的大街上
人流如織,時尚的衣著
掩不住陳腐的氣息
人們把體裏水蕩出來
弄濕自己的影子
卻為一隻慌亂的螞蟻
增加了生存的難度
 
急馳的汽車加速了生活
提前蒼老的孩子
讀不懂命。街角的乞丐
還是那麼髒,乞討的聲音
還是那麼悲涼,不過
那個女乞丐的小女兒
已經慢慢學會羞怯
和對這個世界的打量
 
從街頭走到街尾
我會遇上很多熟悉的人
他們還是那麼親熱
對我點頭,與我握手
甚至拉我至綠色的街樹下
一邊扯著我頭上的白髮
一邊絮叨著一些
我早已遺忘的東西
和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但我明顯感到他們
在故意隱藏內心的波濤
 
所有的店鋪依舊露出
滿口尖牙。貼錯位置的明星畫
依舊在風雨中褪色、泛黃
鮮花店與花圈店相距
不到十米,鮮花與花圈
卻相距了一次漫長的輪回
如今,我的幾個朋友
開了火鍋店和茶樓
日擲千金的日子,讓他們
失憶,但話的餘音裏
始終有泥土和牛糞的氣息
 
還是沒有多少變化
雖然改革取掉了城市的瘤
但落下的後遺症讓很多人
痛苦而迷茫:人下崗了
靈魂該在何處上崗?
生活有了最低保障了
誰能給生命最低保障?
從政府門口經過的時候
一個上訪二十多年的農民
把自己的一生裝進信封
從鄉上投到縣上,從縣上
投到中央,又從中央
返回來。從信封的裂口處
我看見了他僅存的右腿
像一隻憤怒的沒有子彈的槍
 
……
風吹著,城市在搖晃
兩邊的高樓擠著我
我仿佛是柔軟的牙膏
正被擠出來,命運的牙齒
能否刷白?穿過大街
我去了郊外,涪江依舊
彎曲,通向遠方的蒼茫
工廠的污水廢水依舊
向涪江排放。而碧綠菜地裏
一隻很少看見的麻雀
正在秘密積攢著路費
它要買一張昂貴的車票
外出,尋找真正的家園!
 
坐在一蓬泛綠的草叢上
前面是一座鎮水的古塔
已經傾斜;後面是一家鄉企
已經倒閉。我低著頭
用樹枝在鬆軟的沙地上
畫了很多大大的問號
又默默擦去。然後站起來
女兒的聲音還是那麼婉轉
像百靈鳥,妻子發胖的愛
還是那麼溫柔,像浸水的海綿
塵土飛揚的小徑依舊
像一根蠕動的蚯蚓
正慢慢向城市的腹地鑽去
 
對著遠山,我大吼了幾聲
我的聲音還是沒有多少變化
只是嘶啞了一些
我決定回城後第一件事
就是去醫院把聲帶治好
登上鐘樓,把時間校正
然後回家,對妻子和女兒
說一聲:不管城市怎麼變
我依然深深地愛著你們!


(本網站所有内容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瀏覽次數:1261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3648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