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總目錄 > 2007年 夏季號 總第3期

組詩《體内的閃電》 -- 李寒

李寒 組詩《體內的閃電》


冷風景
 
清潔工桔黃色的馬甲,
與隆冬的風景
多麼不和諧——
 
你看,馬路忍受著病痛,辦證者
給它粘貼上一方方
白色的膏藥。
你看,灰色的槐樹鑄鐵般的枝椏
紛亂地斜刺向天空,
而天空殘破,落日
像注入了過多的
蘇丹紅。
 
店鋪前蜷縮的幾個下棋人,
吃掉對方卒子的
手指,又快速鑽回袖筒。
烤紅薯者的臉,
比爐子裏的紅薯還黑,還褶皺,還粗糙。
一個全身掛滿布條的流浪漢
彎腰於垃圾箱,
用手撩起亂髮,向裏窺探。
市場口外,一個拉弦子
一個敲板子,跪地啞唱的,
還是河南那一對瞎眼夫妻。
 
站在下午三點三十分,
我等著學校的鐵門打開,
等著放飛的那群喧鬧的小鳥,
我的小女兒是其中最活潑的一隻。
我不孤單,那麼多翹首以待的人,

站在我的周圍,無意中
減弱了
北風吹過來的力量。
 
2007.01.26


墓誌銘
 
我還要緊咬牙關,不敢輕易放棄
堅硬的生活。
不敢說話,就那麼死死地緊跟
時間的腳步。
左手妻子,右手嬌兒,
我們這些卑微的生命,
自從誕生那天起,
就成為被命運劫持的人質。
 
一切辯白都是多餘,甚至抗爭
也沒有益處。誰能夠抵禦歲月的鋒刃,
它一點點剔除青春,
一條條鏤刻皺紋。在缺口的飯碗中,
丟下屈指可數的米粒。
 
但是,為了針尖上的一滴蜜,
我們要喝盡大海裏的苦水,
要學會忍受,等待,
要保持骨骼中的鈣,不讓眼中落入沙塵,
要學會高傲和蔑視,
永遠不出賣自己的靈魂。
 
我寫下的這些文字,多麼無用,
可它們溫暖著
我的今生,它們浸染了我的血,我的淚,
附著了我的魂魄。
它們是我與命運抗衡的唯一武器。

也許,它們會迅速隨風而逝,
可臨終時,我依然會留給世界最後一句話:
願我的詩句,
比我的屍骨活得長久。
 
2007.01.26


體內的閃電

我又把自己殺死了一次。我想用尖利的
剃刀和敏銳的鑷子,
一絲一縷地把肉體中的煩躁和感傷
剔除。

我看見暗夜,指尖滑過靜物迸發的閃電,
看見那倏忽即逝的幽藍火苗,
我相信自己體內有一台發電機,
在欲望的齒輪和鏈條間
製造著生命的能量。

我必須發動一場革命,我必須一次一次地殺死自己,必須
再三地把自己推向生活的邊緣,
必須時時面臨絕境,才能讓心靈不再麻木不仁,
我必須在心中不斷地呼喚
自己的名字,我才能明白,
日漸沉重的軀殼,還在愛著這個冷酷的世界。

我要用閃電的剃刀剔除體內的
罪惡和虛偽,貪婪和怯懦,
我要使自己
最後一次無法復活時
死得乾乾淨淨。

2007.03.11

中國母親
 
一個日常的女人,被歲月打磨得面目模糊。
如今,她站在菜市場裏,
為晚餐是土豆白菜,還是蘿蔔蘑菇,遲疑不決。
她的自行車粘染了塵土和泥濘,
車筐有些變形,(它一直裝載著一家人的食糧)
她要趁著昏暗的天光,挑選那些噴過水的蔬菜,
要為稱的高低與小販較量。
“菜還是這麼貴,天都暖和了。”
“便宜不了的,什麼都漲價!”
菜販厭煩了她的挑揀。
“孩子正在生長,再買些蘋果吧。”
10塊錢6斤,儘管覺得貴了,
她仍然仔細地挑了些。
“他累了,愛喝口小酒,就著我炒的花生米。”
土豆兩塊,胡蘿蔔一塊五,番茄一塊八,蘋果五塊,花生米三塊,
紅的,綠的,慢慢擠滿了車筐。
一個清貧的女人,熟練地掌握了生活的算術,
她清楚,如何讓每月的600塊錢,正好與下月銜接。
 
這是普通的一天,三月八日,
我見到一個普通女人,從菜市場緩緩走出,
她笨重的身體,隆起的腹部,
很快便會被黑暗和洶湧的車流淹沒。
而在她的子宮深處,
那個一無所知的小小胎兒正在吞吐著羊水,
用臍帶吸吮著養分,
一天天長大。
 
2007.03.08-18



(本網站所有内容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瀏覽次數:1162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3975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