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總目錄 > 2007年 夏季號 總第3期

自閉者 -- 雪鷹

雪鷹
自閉者



1
油菜花都快要開敗了
你仍沒到田野去,俯下身
把臉貼近花瓣:嗅一嗅,看一看
你整天都在忙些什麼
你還有多少時間,來享受
春暖花開;你還要用多少文字
才能記下一個時代的苦悶
你為什麼要回避,為什麼
不跨出緊閉的大門
狹小的天地,難道真能創造出
一個比春天
還令人驚喜和陶醉的世界

2
燈光昏暗。一本發黃的家譜
一部苦澀且帶有血腥味的歷史
壓得你喘不過氣來
桃花的香飄來,你竟然關閉了
窗子。你拒絕你認為該拒絕的
它們的誘惑會讓你的心躁動
讓你的血翻湧,你的夢也因此
難得安寧。你會不會用棉花堵住
耳孔?那從土層鑽出的青蛙
它們正在夜色曖昧的池塘
歡慶:歲月,沒能埋葬它們

3
走在田埂上的女人,她的笑
比任何一朵花都要美麗
她的愛情,正在她的心中跳蕩
一汪碧綠的春水啊,曲項向天歌
的鵝,唱出了她的心聲嗎
她等待的人一直沒有回來
她曾下決心去尋找,但又缺乏
勇氣:面對最壞的結局
她也曾試探地向你小屋靠近
讓春風傳遞她饑渴的資訊

4
你少年時的理想和雄心眨眼間
都不見了,你嬰兒時的哭聲裏
你的父親笑得是多麼驕傲
他繼承了他父親的事業
一根鞭杆就丈量完他的一生
臨死時他臉上沒有絲毫悲戚
一個家族的榮光,正春天一樣來臨
西裝革履,你匯入城市熙攘的人群
你不相信,你會回到那長滿
他咳嗽和腳印的麥田

5
你從你父親那兒繼承的,不僅僅
是質樸、誠信,還有他奮鬥一輩子
也沒能改變的身份。那個
叫戶口薄的東西,記錄的是你的
恥辱,還是你的自豪,或者無奈
它註定了你同城裏人的區別
一個農村人死了,他所得到的
賠償,比與他一同被撞死的
城裏人少得多!多少個日夜
你延續著你父親的思路,他
又延續了他父親的。如果某天你有了
兒子,他會不會也延續你的呢

6
你的痛苦來自那個黑森森的夜嗎
從一座建築的高層跌下
你的眼鏡摔得粉碎。趴在地上
你的手四處亂摸,似乎要探出
黑暗的邊際。他們的笑讓你顫慄
那個口口聲聲愛你的女孩
捂著臉痛哭著跑開
她那雙明亮純淨的眸子啊
曾差點把你淹死。而和你多次
舉杯的朋友,他們一直沒有現身

7
他們曾為了解救你,敲響你
緊閉的大門。你的鄰居
你父親兒時的夥伴,傴僂著脊背
喘息,時光即將把他們的身體
徹底掏空,這是他們在遼闊世界
剩下的唯一資本。這些卑微得
草一樣的人啊 ,他們給你
送來糧食和蔬菜。你的遭遇
就是他們的遭遇,在他們的心裏
你畢竟幸運地乘了火車坐了飛機

8
你期待的始終沒有到來
你不相信的卻偏偏接連發生
你父親的麥地裏泥土乾裂
你母的的墳頭,烏鴉的叫比荒草
還深。那歷經風雨的老屋
收容了你,你萬念俱灰的心
得到了些許安慰。念珠似的文字
一顆顆被淚光串聯,口中念念有辭
但是,田野春光明媚,鳥兒歡快
你是否會合上書,打開窗子


(本網站所有内容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瀏覽次數:1184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5482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