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總目錄 > 2007年 夏季號 總第3期

組詩《山丹丹開花紅艷艷》 -- 王文海

王文海
組詩《山丹丹花開紅豔豔》
 



《那些山丹照亮了自己的愛情》

一萬盞山丹 一萬盞少女般的紅燈籠
手挽著手在仔細地尋找春天的命門
鳥兒銜來一些暗喻 被風流傳
山丹透徹的眼神裏 裝著九個太陽神
 
矜持的原野 從書本裏摘錄相關的詞語
來表達內心的喜悅 這是一種幸福的偷竊
吊兒郎當的風 竟認真地整理著裝束
因爲他看見了山丹 因爲他莫名地臉紅
 
就連那些小蟲子都嗅出了萌動的曖昧氣味
它們裝作若無其事 卻又小心地回避著細節
一隻杜鵑不知何時停在了荊棘叢上
它躁動不安地左顧右盼 像在尋找又像躲避
 
一萬盞山丹一起沈默 春天好像丟了耳朵
山丹用笑容掩蓋著心事 無邊的愁楚在隨處彌漫
可是這些姑娘堅守著最初的浪漫 更像一種召喚
她們舉高了燈籠 就像舉高了自己的幸福 
 


《從一口井裏打撈逝去的歲月》

一口井有多深 逝去的歲月就有多深
汲水的井繩被一根根磨斷 像老掉的牙齒
乾癟的嘴巴難以準確地把心情表達
那些綠苔 備受鼓舞地入侵到了井口
 
一不小心掉下去的 是毫無準備的日子
在井水裏呼救 更像一種潛在的召喚
心情濕漉漉的 一遍遍在燭火下烘烤
看不見的創傷在皮膚下秘密集結
 
四季不肯傳授我變臉的絕技
照了照井水 我竟然不像自己
說不清我到底丟了什麽東西
輕飄飄的像浮在水面 無力還擊 



《風把牛車藏進了比喻中》

老牛沈默的忠告令我感動 就像不說話的父親
她只記著自己的目的地 甚至忘記了春天的降臨
那些黃花在她的蹄下碎成兩瓣 三瓣 四瓣
餘香漫長 更多的花擁擠在了土路的前方
 
記憶是對靈魂拷問 我們竟不知何時丟了自己
牛車載著村莊的真理 孤獨卻又感到愜意
竊竊私語的風 將讚美辭小心地傳遞
身外無物 老牛低著頭認真而幸福地趕路
 
牛車走得很遠了 只剩下原野執拗的傲氣
把我獨自放在這裏 我真地回不去了
有些記憶就像三千弱水一樣難渡
你隔岸望著自己的影子 那是一種熟悉的忘記 
 

《夜色是村莊的一道傷口》

月光照亮了青草上的露珠 這隱藏的憂傷
晶瑩剔透 像一種愛不釋手的痛苦
許多野花徹夜難眠 那些風的囈語聲
讓她們想起了從前刻骨銘心的事情
 
村莊在睡夢中顫抖了一下 像被什麽刺中
一頭驢悶哼了幾聲 把夜埋藏得更深
那些月光遲疑不定地要帶走什麽
院子裏機警的狗 緊緊咬住夜的褲腳
 
白髮的鐮刀閃著滄桑的笑 更像堅強的哭
可他們都不出聲 沈默如鐵一樣寒冷
滿院子都是碎銀子 閃爍著真實的貧窮
有只老鼠在偷竊糧食 它是夜裏唯一的證人 
 


《美好的事物總不願出聲》

誰來喚醒村莊 她的夢做得很深
深的忘記了自己的幸福和疼痛
當那些春天的花爬滿了土牆頭的四周
角落裏 蠢蠢欲動的是幾把鐮刀和鋤頭
 
一顆心收服另一顆心的過程
就是舉手投足不經意間的事情
那些月光只閃了閃身 連模樣也沒看清
村莊的夜色就這樣深入到我的內心
 
一陣風躡手躡腳地在低矮的屋簷上行走
她提著燈籠 照亮了每一個窗口的企望
薄霧緊捂住胸口 不敢咳嗽出聲
害怕打斷了人們想入非非的夢境
 
村莊其實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
在參悟與忘我之間 用隱忍警示衆生
放下妄念 擁有平常心 這才是自然的法門
雞叫三遍 村莊打了聲法號閉起了眼睛


(本網站所有内容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瀏覽次數:1156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8960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