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總目錄 > 2007年 夏季號 總第3期

組詩《生活在民間的心靈和回憶》 -- 北野

北野
組詩《生活在民間的心靈和回憶》
 
  
                 
 
一、一個叫育太和的公社消失了
 
竹簡的廢墟。風吹過古籍,使半個天下震動
風吹過烏拉岱河川,把一個叫育太和的公社
掀開了,時光的深淵沒過頭頂。那條貫穿了
大清永、八英莊、雙峰山和五大股的神經在抽搐
在黑暗的夜裏麻醉、悔悟、狗聲沸騰
流沙中的甜菜地在翻滾,蜜蜂的家鄉令神靈佇足
而閒置的鋤頭,象岩畫中的骨笛,在愛情
和仇恨叢生的大地上蘇醒
 
土豆花開如謠曲,如藍格英英的夢,而依賴土豆
生存的時代卻是病態的,象泡在藥水裏的身體
心事晦暗,臉色發青。遼闊的陽光和每一個好日子
都相仿,其實它們從不重複,突起的烏雲
和鷹隼有關,崎嶇的山路抱著狹窄的天空
 
在通往育太和公社的路上,走著一個
叫馬俊的老地主,“佛說來就來,佛說去就去”
他拄著拐杖,打著燈籠,暗淡而彎曲
在喜峰口打鬼子的時候,他說:殺呀殺呀
令我血腥而榮耀;在淚水裏低下頭的時候
他說:唉,人啊!這讓我的童年憂傷而迷茫
 
他是我的祖父,一個馬氏家族裏最象爺們的男人
而這時我的祖母卻病倒在炕上,饑餓、擔憂
和灰菜的毒素使她全身浮腫,生命透明
我的父親為此被學校辭退,這個沒有肚量的鄉村才子
憂憤成疾,他佔用了六年大好時光得了一種消渴病
其中三年他拖著衰弱的身子,在縣城刷大牆
用毛體字寫著主席語錄“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
他日漸枯竭,牙齒鬆動,秋風驟起的時候,他死了
他已喊不出我的名字,但他必將與走遠的祖父重逢
 
而母親領著我和妹妹快速改嫁了,她終於逃出了
一個地主的家庭,她嫁給了四道川一個
叫陳井瑞的貧農。這其實是從一個火坑跳到了
另一個火坑,命運被反復修改之後
順流而下的時間都帶著血醒。母親和妹妹
病死於生活的中途。而在烏拉岱河的上游
我在哭泣中俯下身,我照見的鏡子已經破碎
我紙上的青春已經漏洞百出
 
噢,育太和公社的川口其實是缺少一座橋的
在多年後一次回家的路上我這樣想。這使它
缺少了連接和哺乳,缺少了疼痛和徘徊的角度
而生活並不因為缺少而停止,布穀鳥依舊帶來春天
烏鴉依舊帶來預言和瘟疫。而我秘密堅守的初戀
也在成長的歲月裏露出端倪,而我暗戀的情人
卻一無所知,遠嫁他鄉之時,她的嫁妝
順著河流漂浮。她的回眸高過窗口的流雲
隔了這麼多年,時光已經拖垮了我的內心
死去的親人在春天的山坡上相聚,而活著的兄弟
卻很少往來,這是誰挖下的溝壑和距離?
我從電視新聞裏看到:那裏已經撤區並鄉了
大片的土地都還給了森林,而人口在減少
債台在高築,日子依舊貧困
 
一個叫育太和的公社就這樣消失了
它其實是阻擋了我回家的道路
它的消失使我記憶中的秋天空曠下來
使收穫和存儲的倉廩充滿了憂傷和恐懼
一片新鮮的泥土可以安放落葉和骨殖麼?
一世的風雨是上帝留下的草藥和鹽粒麼?
而蜜糖卻始終懸掛在神明的安慰之中
任多少輪回也無法換取
 
一個叫育太和的公社消失了。我在回憶它的時候
我的心在簌簌發抖,我身體中的歲月
被突然終結。悲苦的淚水重新湧出
 

二、熱天氣和來自高處的雨
 
那些熟悉的人在遲疑。那些陌生的人在回避
行色匆匆的頭皮冒著白煙。發黃的草葉
低於樹根和水。絕望的莊稼站在田野上
風把它們的枯葉剝去了一層又一層
水窪裏的風車急速轉動,被揚起的泥漿
轉眼變成了飛塵。河堤高了,河床矮了
雙眼象燈籠在暗中充血。韁繩崩斷的時候
浮塵和山岡跟著牛群在飛奔。而唯一的
一片陰涼匯聚在懸崖下,臥在那裏的看家狗
已經把自己的露珠舔盡。廟宇的人群在擴大
犧牲和虔敬的心冒著熱氣。而每一個滾燙的敖包
都使內蒙古草原一陣陣顫慄。爬上山坡的人
提前聽到了高處那追趕人群的悶雷,迴旋在頭頂
而雨聲順著身體的傷痕流下來,大地
是驚濤一樣的回音。呵呵,上帝的天堂
已被上帝留下,而我自己的天堂正在崩潰
 

三、烏鴉和它眼中的遲暮
 
時間在集中。匍匐于大地的田野
已經混沌不清。漆黑的雲團順著舊居的周圍
滾滾而來。烏鴉叫喊著:黃昏!黃昏!
炊煙把它們的身影燒盡。而途經威遜格爾圍場的
烏拉岱河卻象命運一樣深。泥鰍成群結隊
潛伏在水底,我的手觸到它灰色的光芒
觸到河流的歷史和它們背在脊背光滑的碑文
烏鴉在飛過田野之時看見了那棵乾枯的胡桃木
一段做成胡琴,使一個盲人漆黑的內心跳出火光
一段削為木劍,讓飄在四處的鬼魂為一個男巫追趕
公雞坐在樹枝上打鳴,但它決不是在讚美同類
而是驚訝於鏡子裏那片突然飛起的紅雲
蛇和它的閃電只在草叢裏照耀自己
而月色卻貼著脊骨悄悄爬上來
哦,大地,沒有人比我更熟悉這片濃蔭
 

四、秋風中的調笑令
 
薪火燃盡。秋霜變白,落葉有時翻開岩石
使泥石流緩緩而行。或穿過日常的遠景
取自風雨,到達深淵,沿途帶走了胡楊和羌笛
帶走了蒙古馬、彎刀和氈房,孤狼在低處長嚎
落魄人在樓頭獨飲。偏愛塞外風光的蔡姬
就居住在我的隔壁,她在聲聲暮鼓裏
吹亮燭火的時候,大漠孤煙直取魏晉
她面目安祥,心中洶湧,迷信自己又沉溺古籍
她在山中小路荷月沉吟,卻偏偏從一闋古詞間
翻出了自己的前生。正是這些似曾相識的白露
使她開始懷念遠處的事情。秋風起,紅唇薄
葉獨鳴。葉是八百年前的銀杏葉,一面脈絡如金
一面有她的留言:誰見得,原上草,又枯榮?!
 

五、孔雀東南飛
 
落葉踢翻了柞樹的根。秋風掀開百花的骨灰
四處飄香的松果穿過空氣,飛向大地
被夢中的鼴鼠接住,放於頭頂。時間被縮得很小
閃電慢下來,而河流在加深。大雁在空中
加快了速度。這急迫的時光使小狐狸突然愛上了
最後一個獵人。激動的麋鹿,在楓葉上停下
開始產仔,麝香漫上了我空洞的內心
誰在背簍裏藏下松菌和靈芝?誰把琴弦弄斷
讓翻山越嶺的少女看見了溝渠?而寂寞的淘金人
兩手空空,進入歸途,在走出山口的時候
他頻頻回首。大雪其實已經埋伏在高處
天空中的蒼鷺,肯定提前看見了她的光輝
蒼鷺在叫,蒼鷺使我的心陷入了一種猶豫和疼痛
 
 
六、突如其來的暴風雪
 
在郊外我遇到了一場暴風雪,回到城裏的時候
暴風雪已經停了,我突然感到茫然,臉色蒼白……
面對煙塵彌漫的城市,我無法說出甚麼,我喜歡的
歲月已經被快速運走。大聲鳴笛的人在和車禍最後告別?
經過我身體的冬天,在心裏留下冰塊,留下陳舊的
雲影,讓它在頭頂徘徊,並且把放棄了人群的村莊
提升到雲彩之上。呵,我看到有太多的車流
從城市擠出來,那空曠的大地開始變得混亂和狹窄
神秘的牧羊人用他的皮袍護住陡峭的路面
噢,天啊,他的身後白雪皚皚

 
七、內心的雪花詞
 
雪花屈服於塵埃的擠壓,屈服于天堂的空曠
和雲層的動盪。她鬆開了飛鳥歸途中剩餘的時間
也鬆開了自己的頭髮,她飄下來的時候
我正坐在廣場上,街燈隱隱起於暮色,地鐵列車
開始慢下來,失約的人找不到風中的方向
而回家的速度卻在街頭變成了飛翔,我不便於
一直把雪花的漩渦放在腳下,她可以走進
我身體中的花園,她可以把我的心當成草地和墓床
而我把她從塵埃中接過來,她還是雪花嗎?雪花的屈從
就是我的屈從。停止在飛舞中的雪花,有心碎的沉默
 

八、雪中行人及幻像
 
大雪象苦難一樣漫向生活的周圍。城市鴉雀無聲
遠處的鄉村也一聲不吭。大地象吞了金的人
把世上的財富和光芒都收進了內心。被亮出的旅者
陷入時間深處的孤單的遊客,他的影子走得
那麼漂浮和彎曲,象漏盡了沙子的口袋,風把他的
身體灌滿、加重。而他的眼睛卻把自己晦澀的幸福
藏得很深。而大雪一直在抬高他的身體
使他有走在夢中的安慰
 

九、空劇場
 
“生是偷生,死是該死”,你可以換去一座房子
但不能換走一副身體。雖然用舊的血液還在奔波
雖然破碎的心臟還掛在那裏,雖然憂患和悲苦還在
但苦難的人生依然一片茫然。舞臺後的轉換
我沒有看清,而聚光燈下的時間那麼空蕩
山賊和帝王都逃出了國界,乞丐和詩人也都走散了麼
如果這是一個春天,誰在背後接下了她的繁華和輝煌
誰把純潔的人群都放在了鄉下,誰把城市杜撰得如同草莽
盜墓賊在墳墓裏接受了暗示,開始在街頭施捨憐憫和金錢
而善良的天使流落于民間,早已帶走了她的枷鎖和嫁妝
 
而在今夜,我是那個要合上大幕的人,我是那個
要關閉燈光的人。我在等著自己,最後一個退場
 
 
十、紙上的夢想
 
用一頂紙糊的帽子做王冠,用一個紙糊的宇宙
做祭獻。在落葉的動盪中安下漏風的宮殿
收集我曾經的生活和迷失的哀傷,收集黑暗的
命運和流散的心願。把光榮和塵土都還給前世
把短暫的今生用紙包住,放在貼身的地方
這巨大的沉重我要怎樣來承擔呵,象螞蟻
至死也舉著它的天空一樣,而我是一個脆弱的人
我沒有勇氣,象那個落魄的王子倉皇穿過祖國的宮牆
把自己在一座山上,悄悄吊亡。我只能留下
最後一點火燭,在夜深人靜的時候
把自己焚毀於紙上的深淵和遙望之中
 

十一、睡蓮
 
多麼安靜,這個命中的小鬼,降低身形之後
她象月光那麼平靜,她起身的時候,我已經睡著了
誰知道她漂泊的影子是那麼瑣碎和短促?
 
狂風四起的下午,我把這不安壓住,我讓找她的人
留在了門外,我讓她自己找到自己,讓她葉子下
蓋住的波紋,把她身後的燈籠一個一個抱緊
使她有更多的時間,把荷塘中心突然出現的裂縫
用更快的速度遮住,或者一片一片摘盡自己的花葉
 

十二、妹妹
 
長亭是講述離別的,你不需要在秋風中訴說
落葉飛過的山坡,是鄉村一部發黃的典籍
而你已經被轉移到了下一頁,你需要用微笑
換回過去的光輝,以及屋頂下混亂的生活裏
到處翻飛的身影和過客
 
我想說到你的舊書包,說到你的肺病和猩紅的臉色
說到你迷戀的家門裏,執拗的身體上奔跑著的
貧瘠血液和你高高的床頭上,在夢中突然象蝴蝶
一樣的飄落。那個黑洞吞噬了你的驚叫
那個黑洞踮起腳來,也看不透的遼闊的暮色
 
多少年之後,我說:妹妹,我送你去外省讀書吧
而如果你還選擇在長亭分手,我將會看到
你灰暗的衣袂和長髮,突然飄到了高處
 

十三、棄嬰
 
帶上一盞燈去看你,那個布裙中的棄嬰
那個骨頭還軟著的棄嬰,手腳冰涼
小命象水藻一樣虛無,被我帶來的光焰
驚動的棄嬰,那棵薄命的小草,她的拳頭
含在嘴裏,她突然嘗到了自己的體溫
她的眼睛那麼亮,那麼讓我驚恐
她的睡眠中斷了,她在嗚嗚低鳴
今夜有多少雕花木窗下,母親在甜睡
有多少少女的夢中,大地回春。多少風聲
要越過今夜到達黎明,而我伏下身來
罩住這個孩子,象罩住一盞顫抖的油燈
今夜我要把她帶走,帶到很遠的地方去
還有布裙中慢慢退去的余溫

 
十四、夜晚的城市
 
這是個普通的夜晚,我走在回家途中
城市的燈光那麼亂,那麼深,象一個陷阱
覆蓋著迷幻的濃蔭
 
車窗外是我回家的方向。我順著這燈光
向前流動,這呆板的程式突然被打亂
瘋狂的飆車手尖叫著沖過去,路面上是一片
不安的煙塵。聳立在兩邊的樓群和露出臉來的行人
壯著膽子跨過街心的欄杆,這原有的程式
一再被嘲弄,反復出現的刹車聲和車燈裏
飄忽不定的眼睛,使我心驚肉跳。我無力
跑完這遊絲一樣的路脊,我神經快要崩斷
我要一個人去步行,去穿街過巷。那怕碰到陌生人
或相遇于不測,其實即使碰到更熟悉的人
這混亂的夜晚,也會讓我們更快地相忘於江湖
這樣的夜晚,我在迷幻的城市裏
一直無法把握自己的身影

 
十五、初戀
 
我想爲你寫一首詩,我才覺得是那麼迷茫
我在想:這如果是一場初戀,你怎麼那麼模糊呢
 
我想寫出稗草和雨水蓋住的那個小學校,我埋頭
尋找心中的木屋和小教堂,但它們在哪呢?
夕陽的餘輝中,飛動著蝙蝠的影子和虛幻的時光
詩中的那片草地,她象夢一樣飛逝了
我說過:如果是愛,就愛得俗氣和懦弱一些
愛得長久和憂傷一些
 
如果帶著一匹馬來到書卷中的村頭
文字的灰燼裏要露出上升的月亮。如果整條河
都不存在了,而月光照見的艙門,要儲滿
沉默和荒涼。其實這些也許一直就沒有存在過
我只是在往事裏拆開了一條裂縫
才露出了內心那一片空曠
 

十六、早晨
 
麻雀在叫。空曠的樹頂
一片茫然。肉體在高處開始了狂歡
 
被打翻的房間向下傾斜
天堂的灰塵迷住了行人的雙眼
 
河流穿過曠野的身體
向日葵回到一片煙嵐
 
晨輝中的歲月貼著水面飛行
大地的翅膀在浪花上討回弓弦
 
眼前的日子多麼寂寥
心裏的雲水多麼遙遠
 
而村莊象奇跡一樣冒出來,我伏在
媽媽的背上,我的童年一片暈眩
 
麻雀在叫。樹頂的星群即將出現
 
十七、牧羊人
 
山花椒不是樹。山花椒是空中之花
她和一朵白雲並生在高高的懸崖
 
我把羊群放在雲裏。我把篝火點燃
我服從了太陽的暖意和天空中的家
 
我從來不渴,岩縫裏的水,流經大山的心臟
也煮沸鍋裏的鳥蛋和山茶
 
鼴鼠是地獄的靈車,當它看見我
它必將重新逃亡,一直飛行在荒涼的地下
 
高翔在頭頂的大鷹,在眩目的陽光裏
它把一道燃燒的門突然打開了
 
而放下牧羊鏟,依在一塊巨石上,久久無言
紛繁的世界把我沉睡的影子也帶走了


(本網站所有内容未經同意不得轉載。)

瀏覽次數:1293 | 發表評論 | 推薦給好友 | 返回頁首

發表評論

主題:
内容:
驗證:   5817  *請將驗證碼輸入框内
用戶:
密碼:
  以遊客身份留言,無須輸入密碼

      用戶註冊